8个部门相继出手 为“稳猪”拼了

  “遵义市播州区党委在‘回头看’期间公然违反政治纪律,大量编造虚假文件应对督察,弄虚作假,性质十分恶劣。”2019年5月,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贵州省反馈“回头看”及专项督察情况,公开通报该起典型案例。

  原来,该区党委临时编造了10份常委会会议纪要,其中涉及传达学习领导讲话精神及《环境保护法》等有关环保法律法规、重要文件等内容的会议纪要6份,涉及安排部署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的会议纪要4份。

  实际上,从近年来通报的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反馈情况看,平时不重视、临时抱佛脚、弄虚作假等问题并不少见。河南省濮阳市范县相关部门怕被追究责任,便照搬照抄濮阳市政府的相关文件,编造了《关于印发范县“十三五”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》,但印发日期却比市政府的文件还要早6个月,甚至比河南省级方案还提前2个月。

  有的地方甚至在督察和整改问题上弄虚作假、谎报瞒报,结果被抓了现行。2019年2月,湖北省武汉市城管委发布黄陂区前川社区范围内20多处需要整改的点位图片。整改时限将至,前川社区还有8处未整改。该社区相关负责人“灵机一动”,想出了“P图整改”的“妙招”,借用科技手段对这8张图片“整改一新”,作为成效上传应付整改。

  “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离开之前,最好不要启动酸洗工序”“有需要合同的,陈某那有,派人去拿”……2018年11月,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抽查安徽省亳州市边督边改情况,魏岗镇一位微信名为“龙哥”的副镇长通过微信群“直播”督察组现场检查行程,为企业放哨站岗、通风报信,并在群内“指导”企业通过伪造合同、水冲雨水沟、临时停产等手段,应付督察组检查。

  这并非孤例。在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看来,“督察一阵风、躲过就轻松”,没有必要较真碰硬。所以督察组一来,就“以停代改”“一律关停”“先停再说”,督察组一撤走,烟照冒,污水照排,一切又恢复成老样子。

1 2 3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种子搜索网站 » 8个部门相继出手 为“稳猪”拼了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